普惠金融发展与人才服务办公室
Inclusive Financial Development and Talent Services Office
 
新闻详情

鼓励科技类企业发展普惠金融

来源:南方都市报(深圳)       2017-3-13    15:11

(原标题:鼓励科技类企业发展普惠金融)

鼓励科技类企业发展普惠金融


3月10日上午,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举行记者会,央行行长周小川回答记者提问。南都记者 陈伟斌 摄


鼓励科技类企业发展普惠金融


3月10日记者会上,南都记者陈伟斌向央行行长周小川提问。南都记者 吴斌 摄


南都讯 记者彭彬 发自北京 3月10日,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“金融改革与发展”记者会上,已在任15年的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回答南都记者提问时表示,中国在普惠金融发展潜力巨大,将利用数字技术推动普惠金融发展。未来,更多资源需要向弱势群体倾斜。

在10日的记者会上,周小川还与央行副行长易纲、潘功胜、范一飞等,对去杠杆、稳汇率、整治金融乱象、金融体制改革、对外开放、住房贷款等热点话题进行了回应。这是继2014年、2015年和2016年后,央行连续第四年将全国“两会”答记者问的话题聚焦在了“金融改革与发展”。

金融服务应更多向弱势群体倾斜

去年G 20发布了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。昨日记者会上,南都记者就数字金融提问:“数字鸿沟已经出现。数字鸿沟是否会影响到数字普惠金融体系建设?关于推进数字普惠金融,下一步央行将有哪些具体的规划和政策?”

“普惠金融,在G 20场合已经讲了若干年了,希望金融服务能够更多地惠及大众。”对于南都记者的提问,周小川答复,在整个经济复苏过程中,不能仅关注块头大的一些老牌发达国家,还要把更多的资源引导到发展中国家,特别是面向弱势群体倾斜。

周小川认为,金融服务就应该更多向弱势群体倾斜,金融服务也包括像农村信用社、服务“三农”、社区金融服务、各种支付手段等内容。但目前全球普遍共识认为,真正对社区和偏远地区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利用数字技术,也就是利用网络,利用移动设备,像手机等。

“央行将和业界共同促进这个领域的发展,更主要的是业界,包括传统的金融行业,特别是银行业、小型金融机构,要更好地为基层服务。”周小川表示,从政府和央行的角度来说,希望在这方面给相关机构一定的激励机制。除了已经存在的金融机构以外,还要鼓励科技类企业向这个方向发展。这样就能逐步改变贫穷偏远地区金融服务差、基层金融服务不足的现象。

中国普惠金融发展潜力大

据周小川介绍,从全球来看,有几个地方的经验值得注意,如肯尼亚利用手机发展普惠金融,其中包括支付服务。中国普惠金融发展也很让人鼓舞。联合国普惠金融组织的指标表明,中国普惠金融发展相当不错,同新兴市场国家相比更见优势。

“但是,我国目前普惠金融发展还存在科技力量发挥不充分,还有很多政策、制度方面的障碍,要通过改革开放和学习全球各个地方好的经验,进一步推广普惠金融。”周小川认为,中国发展数字金融潜力巨大,他建议在激励机制方面,在货币政策中给予一些结构性信贷政策的倾斜,对扶贫再贷款也会给予支持。

央行副行长易纲补充说,在农村和边远地区提供存款、贷款、汇款、支付、保险、查询等基础金融服务,应把安全放在一个首要的位置。让这些基本的金融服务都能够到达广大农村和边远地区,在扶贫攻坚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过程中发挥积极的作用。

热点回应

房贷今年还会相对较快发展

在谈及住房贷款时,周小川表示,去年房地产信贷增长比较快的主要是个人购房贷款,预计今年住房贷款还会以相对较快的速度发展,但确实要适当平衡,随着住房产业政策的调整,估计会适当放慢。

他表示,去年房贷增长较快的主要是个人购房贷款。这有助于居民买房,有助于三四线城市去库存,但反过来说容易使一二线城市房价上升。

周小川说,总体来看,住房个人贷款,资金实际上会转到开发商,房地产开发产业链很长,会带动一系列产业供给,比如家用电器等。所以,这个贷款不能简单看作完全是买房子,实际上会传递到相当长的产业链上。

汇率今年有望比较稳定

对于外界比较关注的汇率问题,周小川说,有的看到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下滑了,就认为人民币会不稳。这种对人民币汇率怀疑的声音一度有些过分,里面也包括外汇市场上某些对冲基金做空人民币后发出的声音。

周小川表示,2016年下半年汇率波动比较大原因很多,也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有关。今年随着中国经济趋向稳定,人民币汇率应该比较稳定,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。对于汇率政策,周小川称并无太大变化,只是在执行和监管方面更加精细。

周小川强调,外汇市场历来就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市场,会随着整个全球经济、中国所发生的各种事件不断波动,谁也不能够非常准确预期2017年接下来还会有哪些不确定性。因此,汇率波动是常态,也是正常情况。

外汇储备有所下降 但不要反应过度

在回应外汇储备下降问题时,周小川表示,国际金融危机以来,发达国家普遍采取经济刺激计划、货币宽松,导致放出大量流动性,资本从发达国家流入新兴市场国家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累计流出资金大约4 .2万亿美元,其中至少三分之一流入中国,这些资金稳定性比较差。在一些发达经济体开始经济复苏后,相当一部分资金开始回流。

“对外汇储备有所下降要一分为二看。”周小川说,一方面,要看在资本流动方面是不是哪些地方做得不好;另一方面,外汇储备适当下降是正常现象,没必要非要保持4万亿美元如此高的外汇储备,因为里面也有部分被认为是热钱。

“当前3万亿美元左右的外汇储备总量全球第一,而且远远超出第二位。”周小川说,在政策制定方面,我们是平常心,即使有问题要解决,也不要把这个事看得太严重,不要反应过度。

联合监管未来可能提高到更有效层次

“一行三会”监管体系改革广受关注。在谈到监管问题时,周小川表示,两年多以前已经初步设置协调机制———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,“一行三会一局”,即人民银行、银监会、证监会、保监会、外汇局之间已经在许多比较大的问题上初步达成了一致。未来可能会进一步细化以后,作出一些初步规范。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在达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,未来可能提高到更有效的层次。

第三方支付既要鼓励发展又要防范风险

在谈及第三方支付时,周小川表示,人民银行高度鼓励,同时也和各种业界共同合作,把金融科技的发展搞上去。网络科技、数字货币、区块链等新技术,在未来产生一些当前不容易预测到的影响。对于第三方支付,既要鼓励发展,同时也要防范风险,无证经营、侵犯隐私、支付产品安全性不够等问题必须进行规范。

周小川说,部分支付机构动机不纯,不是想着把支付业务搞好,而是盯着客户的备付金,以此来赚取利差甚至挪作他用,支付业应把心思放在通过科技手段提高支付系统效率、支付安全和为客户服务上。

跨境投资部分投资具有盲目性

周小川表示,支持鼓励企业“走出去”,特别是对于能够更好地进行国际合作,有助于发展我国的出口,有助于提高产品质量、有助于研发、有助于互利共赢的,还是要继续鼓励,没有问题。目前,一些投资具有盲目性,对一些过热情绪、跟风、动机不良的投资要进行管理。